数字媒体时代应该让大众参与艺术创作


这一篇应该能够解释我上一篇为什么要做p5js、ajax和php互相通讯的技术解决方案。
这两年做了一些关于互动艺术的一些项目,也看了很多全球的数字媒体艺术展,从中或多或少汲取了一些经验和对未来艺术表现的一些看法。我将以这几年做的几个事情为引线,来抛出我未来想做的事情。在这里,首先要感谢好朋友何老师,因为他我才能接触到这些项目,而且关于让用户去尝试进行艺术创作体验也是他提出来的,另外还有和我一起共事的好朋友程老师。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举三个例子:大悦城光绘画、烟台大桥AR互动和巴比肯艺术中心的Digital Revolution展。这些例子当中,前两个是我参与过的,巴比肯的展是我观展后的一些记录。也许对于这些个项目的观察研究带有主观意识,但我还是希望未来的数字媒体艺术能向这方面发展。
大悦城光绘画是16年的一个项目,主要就是用户拿着一个发光体在一个暗室中挥动,摄像头捕捉到光运动所呈现的像素点后记录下来,形成图案,就像是我们拿着光笔在绘画一样。这个项目在前期测试的时候玩起来还是比较有意思的,但是之后的实地展示中并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我在和真实用户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几点问题。首先,用光在暗室中绘画和拿笔在纸上绘画其实都需要一定的绘画功底,而我做原型测试的时候找的都是学美术的学生,他们本身就具备绘画的能力和技巧,所以可以很轻松的创作出一些有意思的图形。而在大悦城实地展示的使用者中年龄和工作非常多样化,他们大多数人并不具备绘画能力,没有自信拿着光笔可以在暗室中画出有意思的图案。我在现场采访过一个年轻的女性用户,她给我的反馈很直白,觉得这个很有意思,但对于她来说,操作太难了。
烟台大桥AR也是一个想让用户去参与体验的互动艺术项目,和大悦城光绘画不同点在于我们使用了AR创意游戏的方式,让用户融入到艺术体本身。用户可以进行创造,但有一定的局限性,更多的是参与性与游戏互动。
巴比肯艺术中心的数字革命展是今年数字媒体展在北京这边的重头戏,虽然东西比较古老(其实也就是前几年的东西,不过数字媒体艺术实在发展太快,一年一个样),但还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而我观展并没太注意展品,而是在观察和研究观展的人群们,其大致分几个年龄段————80至90后,90至95后,95至00后,在我了解中,这些人并不全是学习艺术设计专业的,各行各业都有。而这段人群其实代表了未来10年甚至20年左右,世界主流人群的认识和价值观。我会看到他们对数字媒体交互艺术的兴趣还是蛮高的,不论是电子游戏还是一些富有创造性的交互艺术作品。而这些作品基本上没有什么很复杂的交互过程以及需要有特殊知识背景才能进行创作的先决条件。
通过这三个案例,总结来说就是其实现在被互联网和移动社交媒体轰炸的主流普通人群们并没有失去创造力,而是它们可能喜欢用一些可以做微创造的艺术表现工具来进行一些创作,并把这些有意思的东西分享和曝光。而他们已经不喜欢那些陈旧的表现形式,而是想深入一些问题,然后参杂一点自己的东西和思想在里面。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诸如抖音、脸萌、网易云微信朋友圈的h5这些app或小互动能火的原因。
那么,其实我之前那偏文章中研究的技术解决方案也是想做一个关于大众可以使用processing进行微艺术图形创作的平台,而不同于openprocessing,它不是一个code的分享平台。而是关注用户使用特有的一些效果和工具去创作参数化艺术图形,然后创作出的这些东西可以作为衍生品去赋予价值。……<待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